• <tr id='6w4VVvyl'><strong id='6w4VVvyl'></strong><small id='6w4VVvyl'></small><button id='6w4VVvyl'></button><li id='6w4VVvyl'><noscript id='6w4VVvyl'><big id='6w4VVvyl'></big><dt id='6w4VVvyl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6w4VVvyl'><option id='6w4VVvyl'><table id='6w4VVvyl'><blockquote id='6w4VVvyl'><tbody id='6w4VVvyl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6w4VVvyl'></u><kbd id='6w4VVvyl'><kbd id='6w4VVvyl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6w4VVvyl'><strong id='6w4VVvyl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6w4VVvyl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6w4VVvyl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6w4VVvyl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6w4VVvyl'><em id='6w4VVvyl'></em><td id='6w4VVvyl'><div id='6w4VVvyl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6w4VVvyl'><big id='6w4VVvyl'><big id='6w4VVvyl'></big><legend id='6w4VVvyl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6w4VVvyl'><div id='6w4VVvyl'><ins id='6w4VVvyl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6w4VVvyl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6w4VVvyl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6w4VVvyl'><q id='6w4VVvyl'><noscript id='6w4VVvyl'></noscript><dt id='6w4VVvyl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6w4VVvyl'><i id='6w4VVvyl'></i>

                高铁通信塔工:塔尖上的“舞者”

                2019-01-29 00:53:30 来源:江苏自考新闻门户

                (新春走基层)高铁通信塔工:塔尖上的“舞者”

                中新网广州1月28日电 题:高铁通信塔工:塔尖上的“舞者”

                作者 罗肆安 向冯 郭军

                在华南地区最大的高铁枢纽——广州南站区,活跃着一群鲜为人知的“80后”“90后”,为守护高铁春运安全、守护广深港高铁开通的首个春运,他们克服身体劳累和心理恐惧,在高铁通信铁塔的塔尖凌空作业,犹如飞燕般翩翩起舞。

                高铁通信塔工:塔尖上的“舞者” 通讯员供图高铁通信塔工:塔尖上的“舞者” 通讯员供图

                这群“舞者”来自广铁集团广州通信段广州南通信工区,由14名平均年龄28岁的大学生组成。工区内有通信设备铁塔45座,平均高度45米,最高铁塔相当于16层楼高。这里的铁塔都是管状塔,称为“独管塔”。

                记者近日在该工区了解到,攀爬塔尖作业的职工俗称“塔工”,负责通信设备维护和保养工作。到高空进行作业,需要不俗的体力和耐力,以及熟练掌握通信技术。

                工长秦贝,一个来自湖北的大男孩,1987年出生,是工区里年纪最大的“老职工”,年纪不大当工长已经六年。

                据秦贝介绍,塔内有一根用铁焊接起来的塔梯,他们全靠这根塔梯登上塔尖。铁塔平常是锁闭的,由于空气不流通,夏季塔内温度可达50°C以上,稍不注意很容易烫伤皮肤。塔工在攀爬前期过程中没有支撑休息空间,因此对体力也有着极大的考验。

                爬塔必须在体力允许的情况下进行,即使咬咬牙爬上去了,还要考虑能不能下来的问题,秦贝回忆起他第一次爬塔没有成功,爬了一半就下来了,直到第二次才成功。像秦贝这种“元老级”的爬塔达人,技术已经很熟练了,但也不是次次都能成功。

                高铁通信塔工:塔尖上的“舞者” 通讯员供图高铁通信塔工:塔尖上的“舞者” 通讯员供图

                “一个熟练塔工攀爬一座塔需耗时5-8分钟。下塔后,手都会发抖,体力消耗不亚于参加完一场高强度足球比赛。工作量大的时候一个人一天要爬5座塔。”秦贝对记者说。

                独管塔受风力影响较大,一般3-4级风时在塔尖即可明显感受到塔身晃动,最大晃动幅度可达1米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在高处,要专注于眼前的工作,不能向下看,向下看会头晕。因为塔很高,也不能向上看,向上看时会觉得:塔在动,云也在动,一下子就天旋地转了。”这是工友王亚会一年多来总结出的爬塔经验。

                张威刚开始学习爬塔的时候很怕高,以为有恐高症,经过专业培训与心理辅导后,逐渐克服了心理障碍。他笑言现在在塔尖起舞都没有问题,“怕高很正常,因为没有去尝试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广州南通信工区的塔都是独管塔,近乎全封闭,里面没有光线,空气质量差,检查塔尖作业,需要两个人一起协作、配合。在几十米的高空中,一旦工作起来,谁也顾不上恐高了,检查工作需要极致的耐心和细心。

                王亚会说,在塔尖上,有30多个螺丝,通常会用红色油笔在螺母与螺杆之间画一条防松脱线,再逐一进行检查,如果二者不在一条线上则表示发生错位,就要进行紧固。

                进入塔身前,要进行多项检查,例如检测随身工具和物品,携带总重不得超过5公斤;相互检查安全帽、安全带是否系紧系牢固;上塔前,还有一项“特殊”的任务,就是打开头灯探照塔内有无马蜂、老鼠、蜘蛛、小鸟等“不速之客”。

                登塔看似一项体力活,却常常伴有这些“不速之客”带来的安全风险。副工长张威就有一次被马蜂蜇过,当时眼睛和手都肿得很厉害,像包子一样。因为这次意外事故,车间为职工配置一批防蜂服。即使碰到恶劣天气和蜂虫叮咬的季节,身上防蜂服也能保证安全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不是每次顺利爬上去就胜利了,而是每次能保证100%安全,这才是真正的胜利。”秦贝发自肺腑地说。

                爬塔工作虽苦虽累,但秦贝发现了常人体会不到的乐趣。因为作业环境高的优势,他们可以把周围的景色一览无余,有时能看到六条高铁线路并行壮观场面,也能远远望见“广州圆”等城市标致性建筑。每当夕阳西下出现落日余晖的时候,他们的工作便充满了诗情画意。“每次天气好干完活的时候,看着四周如此美景,心情格外好”。秦贝说。(完)

                责编:左盛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