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体育 > 足球正文

泸州市,泸州泸州有个共享体育场?政府和高校共建共享 市民得实惠

江苏省教育考试院 2018-10-11 16:04:50

四川在线消息(郭慧琳 记者魏冯 摄影 郭慧琳)乍一听,这事儿有点不可思议:泸州建市以来规模最大的体育公园,有两个“主人”。

这地方叫泸州市奥林匹克体育公园,位于泸州市龙马潭区,数百场国家级、省、市级赛事在这里举行,内设主体育场、羽毛球馆乒乓球馆、田径馆、网球中心等。

“出太阳、下雨都可以在这里锻炼!”10月10日一早,泸州市奥林匹克体育公园主体育场内,不少市民前来锻炼。

谁也不曾想到,在几年前,这里还是西南医科大学一块闲置的荒地。想修新馆却缺资金,学校只能“望地兴叹”。

一种全新的模式,让这一难题迎刃而解——西南医科大学和泸州市政府分别提供土地、政府出资、共建共享,实现多赢。

9月30日,老年人在泸州奥体公园晨练。9月30日,老年人在泸州奥体公园晨练。

设施简陋 无法满足各方需求

2013年之前,泸州市的体育赛事多在位于江阳区白招牌路的泸州市体育场举办。“因建于上世纪八十年代,该场馆占地面积较小、功能也比较单一。”泸州市体育馆中心主任胡伦表示,随着全民健身热潮的持续高涨,“无论是场地规模还是功能设计方面,体育场都不能满足各方需求。”

与此同时,位于泸州市的西南医科大学也在为同样的问题而烦恼,“之前体育设施很差,城北校区几千名学生只有一个300米的简易田径场。”西南医科大学体育学院党总支书记孔晓明回忆当时的情况。西南医科大学一名学生告诉记者:“以前,在其他学校看到塑胶跑道时,都恨不得冲进去跑几圈。”

孔晓明还介绍,学校城北校区有一块160亩的闲置土地,因为没有资金,所以学校一直迟迟未修新的体育馆。

9月30日,西南医科大的学生正在泸州奥体公园举办趣味活动。9月30日,西南医科大的学生正在泸州奥体公园举办趣味活动。

破解难题 政府、高校共建共享

一边是不能满足市民需求的体育场;一边是高校内简陋的体育设施,矛盾如何解决?

同样的烦恼,让泸州市政府和西南医科大学走到了一起。双方一拍即合,决定共建共享新的体育场馆。

2011年,在西南医科大学和泸州市政府各出160亩地的基础上,泸州市出资4.26亿元修建奥林匹克体育公园。几年后,该公园投用。双方协商,奥林匹克体育公园田径场由西南医科大学全权管理,其他场馆由泸州市文体广局管理。

孔晓明直言,奥林匹克体育公园田径场有2万余个座位。因田径场规模较大,学校还承办很多大型演唱会和省级赛事,如2018年四川省大学生校园定向越野比赛等,提升了学校的美誉度。

与西南医科大学共建共享体育场馆的同时,泸州市还对泸州市体育场进行了“改头换面”的改造。

而今,泸州市体育场已被改成全民健身广场。广场的地下部分,则建成了一座大型公共双层停车场。10月10日,记者来到健身广场,发现这里十分热闹,足球场、篮球场里都是前来锻炼的市民。“不但满足了市民的健身需求,还改善了附近的交通状况。”泸州市文体广局相关负责人表示。

10月10日,市民到泸州奥体公园散步。10月10日,市民到泸州奥体公园散步。

未来 公益化和市场化相结合

“现在这里不光能跑步,还能打乒乓球、羽毛球,有时候还能看看演唱会、大型赛事。”10月10日,泸州市奥林匹克体育公园内,前来锻炼的市民房显川高兴地告诉记者。

据介绍,目前,奥林匹克体育公园不仅能满足赛事等方面的需求,还有市民休闲娱乐、文化交流等功能。“不仅能满足西南医科大学城北校区8000名师生的使用需求,还辐射了周边数十万名市民。”孔晓明表示,奥林匹克体育公园已成为泸州重要的城市标志景观。

据悉,投用以来,奥林匹克体育公园已相继开放了主体育场、羽毛球馆、乒乓球馆等12个场馆,累计向120万人次免费或低收费开放,服务60余个企事业单位、体育社团等,开展240余次健身活动。

对于未来,孔晓明则表示,最近,西南医科大学正在起草一份文件,打算主动引进、承办、举办大型体育赛事来创收,“走公益化和市场化相结合的路子。”

编后

□张彧希

仔细梳理泸州改旧馆建新馆的全过程,有几个关键词特别醒目:“最小代价”“盘活资源”“共建共享”。

最近几年,“共享经济”逐渐变成一个时髦词汇,究其本质,就是整合各种资源,达到分享、互动、均利的多赢局面。在这种高效的资源配置模式下,可以实现成本降低、效率提高。

回到泸州的案例。虽然整个过程没有涉及“互联网+”,但其“最小代价”“盘活资源”“共建共享”三个关键词,却恰恰暗合了“共享经济”的精髓所在,可谓实践出了一个“共享经济”的完整“线下版本”。

一边是老体育场关闭,市民需要规模更大、功能更齐全的体育场馆;一边是高校体育设施简陋,难以满足全校师生的需求——按照固有的思维,双方只能坚持各自“突围”。而只要稍稍切换思维轨道,借来“共享经济”的“真经”,困难也就迎刃而解。

当然,在这种全新的思路和“共享”模式之下,双方还需进一步磨合,比如共享的场馆,双方的管理边界在哪里?公益化和市场化结合的路子应该怎么走?这些都需要不断“试水”,甚至“试错”。

参与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