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r id='6w4VVvyl'><strong id='6w4VVvyl'></strong><small id='6w4VVvyl'></small><button id='6w4VVvyl'></button><li id='6w4VVvyl'><noscript id='6w4VVvyl'><big id='6w4VVvyl'></big><dt id='6w4VVvyl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6w4VVvyl'><option id='6w4VVvyl'><table id='6w4VVvyl'><blockquote id='6w4VVvyl'><tbody id='6w4VVvyl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6w4VVvyl'></u><kbd id='6w4VVvyl'><kbd id='6w4VVvyl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6w4VVvyl'><strong id='6w4VVvyl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6w4VVvyl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6w4VVvyl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6w4VVvyl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6w4VVvyl'><em id='6w4VVvyl'></em><td id='6w4VVvyl'><div id='6w4VVvyl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6w4VVvyl'><big id='6w4VVvyl'><big id='6w4VVvyl'></big><legend id='6w4VVvyl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6w4VVvyl'><div id='6w4VVvyl'><ins id='6w4VVvyl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6w4VVvyl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6w4VVvyl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6w4VVvyl'><q id='6w4VVvyl'><noscript id='6w4VVvyl'></noscript><dt id='6w4VVvyl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6w4VVvyl'><i id='6w4VVvyl'></i>

                守在戈壁小站 心中万家灯火 看春运中执着的“沙漠骆驼”

                江苏自考新闻门户

                2019-02-01 18:03:41

                “春运开始之后,车流量越来越大,一晚上要接三四趟车,就一直在这个控制台上盯着,基本上是睡不上觉的。”临策铁路居延海站助理值班员孙晓俊已经一宿没有合眼了。提起春运,大家印象里是人山人海,而这里的春运,却只有孤零零的两个人。

                位于沙漠戈壁深处的居延海站,这里人迹罕至,干旱多风,生存条件恶劣。通讯员袁斌摄

                这里一年四季一场风,从春刮到冬

                付泽民和孙晓俊二人值守的居延海站位于距离巴彦淖尔700多公里的无人区,是临策铁路上天策段的一个五等小站。这条穿越无人区的铁路,是连接蒙古国的重要通道。每年由蒙古国那林苏海特煤田出产的原煤都会通过策克口岸,沿着这条铁路送往国内。临策铁路全长768公里,其中有三分之二穿梭于戈壁沙漠之中,沿途有14个车站是会让列车的五等小站,周边荒无人烟、寸草不生,自然环境十分恶劣。

                付泽民和孙晓俊在居延海站,除了负责接发过往的列车,还要24小时待命,处置影响行车的突发状况。进出虽然不便,但二人从未有怨言,兢兢业业,这一干就是整整9年。车站虽小,但仅2018年一年,就有280多万吨蒙古原煤经过居延海站被安全送到终点,保障了全国上万人民和企业的用电需求。

                风起沙扬,付泽民清理被沙子掩埋的铁轨,保障列车通行安全。通讯员袁斌摄

                “一年四季一场风,从春刮到冬。”居延海站外面又扬起了遮天蔽日的沙尘,站内付泽民和孙晓俊的眉头紧锁,有些担忧地看着外面。

                春运期间,天干物燥,几乎天天都会刮起这样的大风,每每在这样的天气里,付泽民最担心的就是大风刮起的细沙爬上轨道,堆积在道岔轨尖处,影响列车通行安全。

                “老付,3号道岔转不过来了,去看一下。”孙晓俊接到中控站的通知,说3号道岔转不动了。付泽民拿起扫把,拎起铁锹,顶着漫天黄沙赶往故障地点,而孙晓俊要守在值班室,负责给付泽民“放哨”。

                54岁的付泽民顶风前行,沙子迷了眼,砂石打在脸上,像针扎一样,面对这样恶劣的环境,他不能有任何的退缩,“这样的情况,真正体现了我们存在的必要性和价值,这也是我们的职责所在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孙晓俊(左)和付泽民在站内值班,随时交流列车通行情况。通讯员袁斌摄

                在过去9年的工作中,二人一个负责盯控行车控制台,一个负责接发列车,并每隔6小时检查一次站内保留车列的防溜(防止列车溜逸)。沙漠戈壁风沙天气多,大风一起就得每3个小时检查一次防溜,这一趟走下来起码要1个多小时,用付泽民和孙晓俊的话说就是“一整天下来腰酸背疼腿抽筋,做饭吃饭都得见缝插针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这里缺水缺新鲜蔬菜,但不缺坚毅而温暖的守候

                由于居延海站地处偏远,这里半个月一倒班,付泽民和孙晓俊在这里一待就是十五天。车站的食材都是从700多公里外的临河购买好带来的,新鲜蔬菜极难保存,付泽民和孙晓俊大多带一些易于保存的食材。

                新鲜的绿叶蔬菜在这里不易储存,刚买来没几天的芹菜叶已经发黄。通讯员袁斌摄

                “我们往里带的蔬菜一般都是萝卜白菜土豆洋葱,这一类比较容易放。带绿叶的东西不容易保存。”车站内的冰箱里,是付泽民和孙晓俊来车站前精心挑选的蔬菜。“以前我进来时不会做饭,基本上啥也不会做,后来回家我就基本上伸手能做饭了。”一提到家,孙晓俊总是止不住脸上的笑容。

                茫茫戈壁滩,小站被黄沙与黑沙石包围着,水在这里比石油更珍贵。付泽民和孙晓俊的饮用水,全部是由被称为“生命号”的57031次通勤车运送来的,每次运来一点水不容易,两个人都得计划着用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我们这里的水是从临河运来的,用水是相当的不方便,洗菜水得留着用来浇花、拖地。我们两个人平时也很少洗澡,节约用水。”节省已经成了付泽民和孙晓俊的习惯,“如果使用不节制,外面送来的水用完以后,就得用外面井里的水,井里的水不好用,又苦又涩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孙晓俊在站外执勤。通讯员袁斌摄

                相比恶劣的工作环境和艰苦的生活条件,更难熬的是寂寞。自2009年临策铁路开通运营,付泽民和孙晓俊已经多年没有回家过年了。居延海站地处无人区,手机信号极差,与外界沟通并不方便。去年单位给安装上了WiFi以后,他们终于能和家人视频连线了。

                春节越来越近,付泽民心里对家人的亏欠感也渐渐增加,“谁不想回家过年啊,和老婆、娃娃、亲人,红红火火吃顿年夜饭。但是这个工作很重要,必须有人留下来坚守在岗位上。我和晓俊已经是第9个年头在这过年了,今年又回不去了,希望老婆、娃娃和亲人们能理解我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像付泽民和孙晓俊驻守的小站,在这条线路上还有13个。小站值班员们忍受着常人不能忍受的寂寞,靠着手机传递的信息,想象着万家灯火,坚守在沙漠戈壁的两根铁轨旁,确保着这条铁路的安全运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