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r id='6w4VVvyl'><strong id='6w4VVvyl'></strong><small id='6w4VVvyl'></small><button id='6w4VVvyl'></button><li id='6w4VVvyl'><noscript id='6w4VVvyl'><big id='6w4VVvyl'></big><dt id='6w4VVvyl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6w4VVvyl'><option id='6w4VVvyl'><table id='6w4VVvyl'><blockquote id='6w4VVvyl'><tbody id='6w4VVvyl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6w4VVvyl'></u><kbd id='6w4VVvyl'><kbd id='6w4VVvyl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6w4VVvyl'><strong id='6w4VVvyl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6w4VVvyl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6w4VVvyl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6w4VVvyl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6w4VVvyl'><em id='6w4VVvyl'></em><td id='6w4VVvyl'><div id='6w4VVvyl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6w4VVvyl'><big id='6w4VVvyl'><big id='6w4VVvyl'></big><legend id='6w4VVvyl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6w4VVvyl'><div id='6w4VVvyl'><ins id='6w4VVvyl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6w4VVvyl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6w4VVvyl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6w4VVvyl'><q id='6w4VVvyl'><noscript id='6w4VVvyl'></noscript><dt id='6w4VVvyl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6w4VVvyl'><i id='6w4VVvyl'></i>
                您当前的位置 :首页 > 娱乐 > 电影
                身在戈壁心不荒凉
                来源: 江苏自考新闻门户 通讯员 刘苏蒙 记者 王湛

                身在戈壁心不荒凉

                刘芳说,在戈壁待时间长了,工作、生活圈子太小,思维容易固化,必须多出去走走,接受新鲜的东西。图为她在新疆伊犁喀拉峻大草原。受访者供图

                戈壁大漠的壮美让人心向往之,但要长期工作生活在其中,又会是怎样的感受?已经在戈壁大漠里工作生活了五年的硕士刘芳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。

                2013年7月,毕业于中国石油大学(华东)地质专业的刘芳带着刚参加工作的兴奋,从济南坐上西行的火车,奔赴中石化西北油田。

                在乌鲁木齐转车后,翻越天山,来到了南疆的轮台县。轮台县位于被称为“死亡之海”的塔克拉玛干大沙漠的边缘。然而,这里也不是终点。

                他们又坐上厂里前来迎接的汽车,继续向西行驶60多公里,终于来到被戈壁滩包围的雅克拉采气厂。

                生长在孔孟之乡山东、之前脑海里对新疆没有丝毫印象的刘芳,着实被一望无际的戈壁滩震撼到了。然而,越向西行,车窗外越是荒无人烟。

                车缓缓开进了厂部。四个足球场大小的院子,一栋四层办公楼,三栋三层的职工公寓,外加几间平房,便构成了雅克拉采气厂厂部办公和生活区域。尽管这个小院在戈壁滩上像个世外桃源,院内有花有草,办公、生活条件也相当不错,但26岁的刘芳仍旧有一种走到了天涯海角的失落感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在戈壁大漠里工作生活一段时间,才能真正体会到什么是孤寂、荒凉、酷热和漫天风沙。”刘芳说,刚到厂里那会儿,她着实郁闷了一段时间。好在时间不长,克服了种种不适应后,她不服输的劲头渐渐显露出来。她说,从小到大,就喜欢和成绩好的同学玩,总要给自己树个追赶的目标。“算是见贤思齐吧。”刘芳带着调皮的神情说。

                她在厂开发研究所油藏室从事地质研究工作。具体说,就是通过地下岩心及油井生产动态等数据,分析含油气区块的情况,找出油气层潜力,为油气井生产提供措施方案等。

                她首先必须了解掌握这里的地下油气藏特点。那时,正赶上采气厂上产的关键时期。“几乎天天在加班,经常干到夜里12点多,成了夜游侠。”刘芳说,“出了厂部,四周全是戈壁滩,没有人烟。除了吃饭休息,就靠工作打发时间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记得大学里老师说,我们要像孙悟空一样钻到地下去。”刘芳谈起自己的专业时有点眉飞色舞,“我挺喜欢自己的专业,在大学里经常手绘地质构造图。干我们这行要有想象力,还要练眼力,要有一双能看透地下的火眼金睛就好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随着工作经验的积累,刘芳慢慢崭露头角。从2015年开始,她的一些油气井效益开发措施方案陆续获得局级成果奖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吸引我留在戈壁大漠里工作,还有个原因是这儿有长假。”刘芳说,西北油田为保障员工的身心健康,有个特殊的政策,在戈壁大漠里连续工作两个月后,有一个月的长假。

                有了这些长假,刘芳可以一圆自己大学时的梦想——四处旅行。几年间,她独自一人背包去到了大江南北,还用了25天,完成了欧洲11国的自由行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我喜欢旅行时那种自由放飞心情的感觉,在戈壁待时间长了,工作、生活圈子太小,思维容易固化,我必须多出去走走,接受新鲜的东西。”刘芳说她很喜欢一句话,“只有荒凉的戈壁,没有荒凉的人生。”

                郭万江 李有金


                分享到:
                版权和免责申明

                凡注有"江苏自考新闻门户"或电头为"江苏自考新闻门户"的稿件,均为江苏自考新闻门户独家版权所有,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;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"江苏自考新闻门户",并保留"江苏自考新闻门户"的电头。

                品牌栏目

                Copyright © 1999-2017 Zjol. All Rights Reserved 江苏自考新闻门户版权所有